慎勇流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慎勇流小说网 > 战山河 > 第四三零章 群魔

第四三零章 群魔

四三〇、群魔

谢冲刚刚携金云使一路闯来九龙石门,刚刚将面纱取下,铃刀都还没换成软剑,顾棠就冲出来杀向了他。

金云软剑碰见鬼门铃刀,一时竟难分胜负。

这边正打得不可开交,不一会儿,鹿山和李世温也闯了进来。鹿山听顾棠喊了一句“谢冲”,立时也冲上去帮架,一群人打做一团,金云使得总使令,不得开杀戒,是以步步被逼退,竟被全力拼杀的两人逼到了死角。

战局发生得太快,李世温杵成了一根只会眨巴眼的石头柱子,还没从一脸错愕中缓过神来,小敏就拔腿往甬道里跑,不一会儿先将靳王请来了。

薛敬瞧了一眼石门前乱七八糟激烈乱仗,脸色一黑,怒问,“怎么回事?!鹿山跟着凑什么热闹?!”

“王爷!”李世温忙唤了一声,不知所措地说,“我、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我和鹿兄刚刚到此,就见那人跟那人打起来了,鹿兄听那人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拔刀就冲那人砍过去了,还让我别多管闲事。”

什么他娘的那人这人的!眼见鹿山正朝着谢冲等手下人拼命,薛敬深吸了一口气,低声喝令,“去把小鹿扯出来!也不看看自己手里握的什么刀,能打得过金云软剑吗?!”

“金、金云软剑?!”李世温蒙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些黑衣打扮的刀客是金云使,吓得他脸色一白,忙冲进战局。

“鹿兄!收刀!!”李世温人虽木讷,武力却不弱,几个错步,躲开金云使的多面夹击,冲上去一剑劈开了小鹿的刀。

鹿山正在恶战,没留神李世温劈过来的剑锋,竟被他的蛮力逼退了几步。

“李世温!你站哪边!?”那边顾棠已和谢冲战至死角,另几名金云使手下正欲冲上去帮忙,这边鹿山怒火升腾,冲着李世温劈头盖脸一声怒吼。

“……”李世温无言以对,只能一把攥住他的手腕,想将他从乱斗中拖出来。

鹿山猛地甩去李世温的手,咬着牙说,“谢冲这老奸贼一把火灭了烛山,屠了祝家庄,致使我娘郁郁而终,谢冲他该死!你让开!”

李世温脸色涨红,挡在鹿山身前,执意寸步不让。

“让开!!”

“鹿山,你闹够了没有!”靳王厉声呵斥,“闹够了给本王滚过来!”

鹿山猛地回头,盯着靳王的眼神微微一怔,他因拼杀过猛而致压抑粗喘,梗着脖子僵在原地,脸色更是憋得通红。

“鹿兄……”李世温不敢再碰他,只能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袖子,引着他过去。

靳王掸了掸手,对李世温道,“缴了他的刀。”

鹿山忙护起自己的短刀,“为什么缴我的刀,我没错!”

靳王瞳孔立缩,冷冷地盯着鹿山。

李世温吓得大气不敢出,耳朵里全是不远处通道里金云使和那刀客拼杀的声音,石头瓦砾狂撞乱飞,暂时也没个人去管上一管。

“我没错,我就是没错!”鹿山双眼通红,甚至可以说有点委屈,“姓谢的当年下手狠绝,如今肯定没安好心!我鹿山绝不与这等狼子野心的畜生为伍!”

薛敬走近一步,强压怒火,“顾念大局,你懂不懂?”

“大局?”鹿山发起疯来什么都敢说,“你所谓‘大局’就是跟金云使为伍?!王爷,你别忘了,方怀远是谢冲害死的!祝家也是他毁的!”

“鹿兄,不可——!”李世温急红了眼,恨不得扑上去堵住他的嘴。

鹿山却根本没理他,语气冲得仿佛生吞了火|药,“谢冲就是带着烛山兵械库的投名状敲开了承恩阁的门,一路攀附,如今他是什么?!金云总使?!他也配来云州城!他对不起烈家、对不起烛山、对不起谢冲和我娘,他更对不起云州!王爷,你要是健忘,我就把他干的那些畜生事一字一字再说一遍!”

“你放肆!”靳王勃然大怒,“你好大胆子,敢这么跟本王说话!”

“你不要骂他,他见了仇人想要报仇,不是应该的么,人之常情。”语声轻缓,二爷悄然从甬道走过来,缓步鹿山身边,不动声色地拍了拍他握刀时紧绷的手腕,“行了,松开些,刀又没惹着你。”

鹿山刺猬似的扎满倒刺,握着刀的手臂正狠狠发颤。他自小没长“眼色”这玩意,向来□□似的一点就着,冒火的劲头上绝不讲理,任对方什么身份背景,哪怕是天王老子过来,他也绝不赏人薄面,一根筋地死不悔改,就算铺好的台阶他也能亲手拆废。

但若有人用尽怀柔之术,顺毛似的哄上一哄,就算他这动辄炸毛的狮子也立时安顺得服服帖帖。

“孟春兄,此时打架不是时候,若是想报仇,咱们另寻机会,你若给我这面子,就乖乖听话。”二爷压低了声音,温柔软语。

“将军!”

李世温眉开眼笑,立时箭步上前行礼,却被二爷抬手拦了一下,“不拘这些,动不动就跪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“是!”李世温重重地点了一下头,连忙反应过来,改了口,“是,二爷。”

二爷又对鹿山说,“联合金云使是我的主意,你冲王爷发什么火?”

鹿山蓦地转头,闷声问,“你、你的主意?谢冲背叛你们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“说来话长。”二爷缓声道,“我自有我的原因,孟春兄若是信我,便收起你的性子,今夜不要惹事。”

鹿山石头似的跟狠狠较了一番劲之后,紧绷的身体终于舒展,慢吞吞地挪过去,主动将自己的刀递给了靳王。

靳王却阴着脸,没接他的刀。

此刻,一声石块砸地的巨响,却见谢冲被顾棠大力撞在了石墙上,金云副使徐济荣携手下欲上前帮忙,却被谢冲厉声喝住。

“别过来!”他单手抵着顾棠毫不留情押向自己的铃刀,另一只手从背后抽|出金云软剑,灵蛇般缠上铃刀刀刃,石火迸裂间,铃刀尾巴上的铃环“叮铃铃”炸响,震得人耳鸣。

也不知为什么,这金云软剑简直招招是鬼门铃刀的克星。

顾棠双眸充血,怒火使他的招数乱了方寸,一个迟疑被谢冲抢得先机,铃刀被软剑灵巧缠缚,对方稍一用力,铃刀蓦地脱手!

“谢冲,你该死!”

顾棠索性弃了铃刀,以身体撞向谢冲,谢冲并没手刀,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反手使剑攻向顾棠。眼见就要削断他的掌心——

——“谢冲!!”

——“三哥!!”

不远处两人齐声一喊,谢冲蓦地撤剑,撞开了顾棠冲上来的猛攻。

靳王紧步走过去,将顾棠扶起,“没事吧。”

顾棠挡开他的搀扶,盯着谢冲的眼神简直如同要将其生吞活剥一般,“姓谢的,早晚有一天,你要死在我手里。”

谢冲收回软剑,脸色阴沉,眼皮不经意抬起时,泛起冷光。

“谢总使。”靳王走上前,摆起一副好言语的姿态,笑着说,“本王与你,算是初次见面。”

谢冲单膝跪地,朝靳王恭敬行礼,“微臣承恩阁金云总使谢冲,参见靳王殿下。”

副使徐济荣携其余几人一并跪地,朝靳王行礼。

然而靳王殿下略略垂下眼睑,并未示意众人起身,“谢总使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“北风亭一战中,是哪位大人带的兵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