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勇流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慎勇流小说网 > 医尊下山:都市覆手翻云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足够嚣张

第四百一十一章 足够嚣张

此时已是夜晚,济世堂里就诊的人不多,只有一名伙计在值班,其他人都已下班。

只见叶樊星带着几名警察在济世堂里等候。

“赵辰,你到底在搞什么?”叶樊星看到赵辰,站起身愤怒地质问道。

“我没在搞什么,你想了解什么都可以问我,我知道一切。”赵辰淡淡地回应道。

“跟我去警局。”叶樊星见赵辰一副油盐不进、打算扛下所有事情的模样,便知道这家伙是铁了心要承担一切。

但她也感到很无奈。

赵辰上了警车后,叶樊星帮他解开了手铐。

她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了,事情已经弄清楚了。因为办公桌上有个摄像机,一切都记录得清清楚楚,包括你踩碎那个家伙蛋蛋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意思,那个混蛋还录了像?”

赵辰微微一愣,随即愤怒地说,“早知道我该直接弄死他。”

“行了吧你,瞧把你厉害的,真弄死他了,你就得坐牢了。这次恐怕有些麻烦,因为对方的来头太大了。”

叶樊星叹了一口气道。

“既然有摄像机,那应该记录得清清楚楚,是他先图谋不轨。”

赵辰淡淡地说,“悠然的举动完全是出于自保。”

“就算是自保,也有防卫过当之嫌。而且……对方不会跟你讲道理,那男人的老婆后台很硬。”叶樊星道。

“硬到什么地步?”赵辰看了一眼叶樊星道。

“总之,这次的事情很麻烦。”叶樊星摇摇头说道,

“那女人现在在警察局里不走了,她说限时三个小时内,要把所有的凶手缉拿归案,否则的话她会给我们局长穿小鞋。”

“到底是什么人,这么有来头?连你们局长的小鞋也敢穿?”

赵辰诧异地问道,“她爸是上面的领导?”

“这倒不是,这个女人的外公,据说能量很大。虽然现在退休了,但一句话还是能调动军队的。”叶樊星解释道。

“能调动军队又怎么样?”赵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接着问道,“对了,那个姓闵的家伙现在怎么样了,没死吧?”

“没有,但他以后就是个废人了。你的那一脚,可是下的挺狠啊。”

叶樊星说着还忍不住向赵辰伸出一个大拇指,表示称赞。

“那家伙送到医院以后,最先手术的就是那家伙的蛋蛋。可是医生说了,他的软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的损伤,而已经恢复不了了,只能做切除手术……”

“嘿嘿,说明我这脚下的还挺精准的。”赵辰自言自语地说,“这样也好,这样这个败类就会再去害人了。”

“你真狠……”叶樊星忍不住看了赵辰一眼,然后说道,“但这次,你得好好想想怎么应付那件事情吧。”

赵辰说道:“你们只需要秉公办案就行了,其他的事,不用担心。呵呵,一个老头子罢了,我不信他能一手遮天。”

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只能秉公办案了。不过那姓闵的屁股肯定也不干净,牵扯的人肯定多。我回头私下里帮你查查,如果有问题……我们不妨把事情闹大。”叶樊星道。

“谢谢。”赵辰看了叶樊星一眼,问道,“为什么这么热心帮我?”

“因为……你帮过我一次。”叶樊星笑着说道。

“就那件事?行了,都过去了。”赵辰问道。

“是的……因为你,我们家才有时间还是能应付得了这次危机的。”

“你好好开车吧,我现在打个电话。”赵辰淡淡的说道。

“行,你要是有关系的话,就赶紧叫,不然一会儿到了警局,恐怕你的手机都得上交。”叶樊星提醒道。

半个小时后,警察局到了。

叶樊星和几名警察带着赵辰走进了市局审讯室。

审讯室里,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正满脸怒容地坐在那里,显然是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。

这位少妇看起来十分年轻,打扮得如同贵妇一般。

她一看到赵辰,立刻猛地站起来,厉声问道:“就是他吗?”

“王小年女士,据我们调查,你的丈夫就是和他发生了一些不愉快。”

叶樊星指了指赵辰,“他是赵辰,我想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。”

“谈什么谈,有什么好谈的?”王小年尖叫道,“他们可是捅了我的丈夫好几刀,又弄坏了我丈夫的命根子,我要他坐牢,我要他偿命!”

眼见赵辰坐下,王小年更加激动了。

她尖叫着对警察说:“你们警察是怎么办事的?为什么不给他上手铐?为什么不赶紧把他关进去?”

“王女士,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。”

叶樊星皱了皱眉头说道,“现在他还不是罪犯,你们双方的事情不能作为刑事案件来处理。而且对方声称他们才是真正得受害者。不管怎么样,事情弄清楚以后再说吧。”

“有什么不清楚的?我丈夫被那小贱人捅了好几刀,视频都在那里清清楚楚地摆着。你们警察是干什么的?难道你们看不到吗?”

王小年的话语中充满了愤怒和嚣张。

“王女士,你说话最好注意一下自己得态度。”叶樊星的脸色微微一沉,“我们警察办案,有我们自己的标准和方式。”

“别跟我打官腔,我告诉你官场上的事情我比你清楚得多,你还没有资格在这里指教我。”

王小年冷冷地盯着叶樊星,“今天的事情,我药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。这个人,他就是犯罪嫌疑人,现在我命令你,立即马上把他给铐起来,否则的话,后果自负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这里是警察局。”叶樊星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不满。

她‘啪’的一声将手中的笔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,说道:“你丈夫的问题还没有交待清楚呢。视频资料里显示得清清楚楚,他给自己的女下属下药,并对她进行胁迫。而对方的行为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可以理解成自卫。”

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王小年!”女人尖叫着,声音尖锐而刺耳。

她一向仗着自己的家世背景嚣张跋扈,也正是她的这个背景,让她不管是走到哪里,都能得到别人的客气对待。

然而今天,叶樊星的态度却让她感到极度不满和愤怒。

“在华海这个地方,叫王小年的人恐怕不止你一个吧。”叶樊星没好气地回应道,

“怎么,你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吗?我再重申一次,这里是警察局,我们警察办案有我们自己的规矩和程序。

现在你们双方还处于调解的状态,如果调解不成,可以向对方提起公诉。但是,究竟谁是公诉人,这还很难说呢。”

“我丈夫都被伤成那样了,这还不是刑事犯罪?”王小年尖锐地喊道,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不甘,

“我告诉你,不要以为你穿着这身警服就可以胡作非为!我告诉你,我外公是……”

“你外公是谁,跟我没有一分钱的关系。”

叶樊星皱了皱眉头,直接打断了王小年的话,“我再强调一次,你丈夫的问题很严重。现在他在医院里接受治疗,每天都有警察二十四小时看守。

等他的伤势好转以后,我们会立刻将他带到警察局进行问话。”

“你简直是个神经病吧。”王小年怒火中烧,她猛地站起来,双手叉腰,尖声尖叫道,

“我告诉你,我丈夫被人捅了,我现在心情糟透了,你别在这里跟我绕弯子。

要是你把我惹急了,我让你这身警服都穿不稳。你们局长呢?我要见你们局长,我要让你停职……”

“你丈夫为什么会被人捅呢?”赵辰终于忍无可忍出言说道。

他斜睨着王小年,冷笑道,“者华海市有几千万人口,为什么别人都没事,就他被人给捅了?是他长得太特别了,还是他自己做了什么欠捅的事情?”

“你闭嘴,你这个小王八蛋!”女人一蹦三尺高。

她怒视着赵辰,尖叫道,“我知道你,最后那一脚就是你踩的。我告诉你,要是我丈夫有个三长两短,你这辈子都别想从监狱里出来了!”

“如果他在我眼前,我保证我会再多踩他几脚。”赵辰冷笑道,“我是很认真的说,你丈夫现在能保住命,已经是我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你这个混蛋……我要……我要让你好看,你等着,我一定要让你好看!”

王小年简直快被气疯了,她视赵辰为仇人,但这个仇人现在却站在她面前活蹦乱跳的,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“随便你。”赵辰无所谓地耸耸肩膀,然后从容地坐下。

他看了看时间,然后对叶樊星说:“叶警官,我的时间有限。如果你要问话现在就问,时间到了的话,我会自动离开。”

“嚣张,太嚣张了!你等着,你给老娘等着!”

女人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,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,“我现在就叫人。如果你能活着走出警察局,老娘跟你姓!”

说完,这个女人便气急败坏的跑到一边去叫人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