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勇流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慎勇流小说网 > 掐指一算:不可,那是你姐! > 第122章 震惊到爆粗口,酆都城-大帝殿

第122章 震惊到爆粗口,酆都城-大帝殿

陈玄听到牛头马面的话,大脑急速思考之下,心中有了一些想法。

“先带我去阎王殿。”

见陈玄竟然要管地府这个烂摊子,牛头马面顿时面露惊喜。

地府现在可太需要一个高手坐镇管控四方了,他们这些地府的阴差只是最底层,上位的一些宝物乃至规则都不清楚也不敢去触碰。

而陈玄敢说这话,肯定是有所把握的。

“是是是,上仙这边请。”马面开心的恭维陈玄,给陈玄三人指引。

而牛头则声音低沉看着一众阴兵喝道,“你等,守好鬼门关,若有事发生立即通过传信玉符告知我等!”

“是,大人!”

“上仙这边请……”

顶头上司对陈玄都这样了,那一众守在鬼门关的阴私阴差们也是各个大气不敢喘一口,隐约之中他们知道这位恐怕以后要管控地府了。

陈玄带着三元二人,一路在牛头马面的指引下,很快就到了一处阴魂停留之地。

可以看到,行进到此处的孤魂阴魂,都会在石头前停留,而后突然发出悲呼,有的是愤怒,有的是不甘,有的求饶有的悔恨……

“上仙,这里就是三生石了。”

“这三生石自地府诞生便存在了。”

陈玄定睛打量微微点头,的确和道藏中讲述的一样,站在三生石前映照三世记忆过往。

“上仙,这里是孽镜台……”

“这里就是奈何桥。”

有牛头马面带领指引,陈玄等人自然不用排队,更加不用经过判官审亲生判来世,而是就这么直接就到了奈何桥孟婆这里。

“来一碗吧?”

啊?

看到孟婆的瞬间陈玄懵了,说好的老太太呢?说好的佝偻着腰呢?

这黑衣冷艳的美女是谁?

陈玄定睛打量孟婆,完了也是倒吸冷气。

紫色的长发如瀑,虽然穿的是宽松的黑袍,但这黑袍并不能将她完美的曲线遮挡,尽管看不到那一双腿,但就看这体态比例,估计黑袍下的一双腿,能比陈玄的命长。(罪过罪过)

唯一不完美的就是,这美女戴着一张雾蒙蒙的面具,看面容如雾里看花琢磨不定。

“喝了它,红尘中的悲欢离合尽皆一笔勾销。”

声音不仅冷艳,还超级的纯御。

“道友,陈玄只能送你们到这了。”

陈玄深深看了眼孟婆,随后也是镇定心神。

他总觉得这位年轻的孟婆给他的感觉很奇特,但要自己说又说不清是哪一块。。

陈玄看向三元和白落雨,你们也看到了,如今地府只是勉强维持,若非你们红尘中等待了彼此三生三世,我真想把你们留下来在地府任职。

“我……”

三元看着陈玄,显然也是忧心地府的遭遇。

“不用说了,你们已经为彼此付出了太多,去吧,这一世我陈玄许你们一世繁华。”

三元转头看向白落雨,二人对视都笑了。

白落雨踏前一步走到孟婆身前,接过孟婆汤看向三元深情道,“三元,红尘中我等你。”

随后一饮而尽,马上白落雨就变成了木讷没有思想的魂魄,在孟婆的指引下走向了六道轮回。

三元再次恭敬谢过陈玄,也是紧随其后。

看到二人纷纷跳下六道轮回,陈玄也是微微唏嘘感慨,三世磨难终于是修成正果了。

陈玄这边的插队结束后,其他孤魂也是一个个走到孟婆身前,只是与三元二人不同的是,这些孤魂在看到孟婆汤后都显得无比恐惧。

有人大喊着不能忘记她!

有人喊着放不下妻小。

有人则不敢悔恨,生时没有好好享受人生。

总之,还没等陈玄离开,奈何桥上便传来各种情绪。

一生的记忆,只要喝下一碗黄汤,就会全部忘记,人生的酸甜苦辣皆因为一碗汤烟消云散,除非觉醒三世记忆,看破红尘事,谁又能甘心喝下它?

汪汪汪——

“啊——别咬我!”

“求求你,救救我,我给你钱,很多的钱,求你拉我上去吧?”

回去的路上途经一处,这里的每一个孤魂都要踏过这座桥,而桥下密密麻麻都是各种凶厉有着扭曲长相的狗头,他们趴在桥面两边,没过来一个孤魂,这些狗头都会冲上去。

有人的后辈子孙,给亲人准备的大饼,那人看到狗头冲上来之后,急忙把手里的大饼一个个的扔过去。

狗头看到大饼,便纷纷抢夺,而后那个阴魂便快速通过。

而一些人,就算丢出手里的大饼,也是被狗头最终拖下了桥,他惊恐的抓着桥石围栏,看着逆行过来的陈玄哀求不已。

“罪孽深重,拿着喂狗的大饼,一样无法蒙混过去,你就安心的成为桥下的一份子吧?”

最终男人还是没有上岸,在他被狗头拉扯下河里之后,呼吸之间便样貌大变,变成了万千饥饿狗头中的一员。

“生人为恶一方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”

簇拥在陈玄身边的牛头马面似乎在就对这种事麻木了,他也是小心在前指引道,“上仙,前面就是阎王殿了。”

陈玄点头。

很快,陈玄就走到了一座巍峨大殿前。

除了画风有些阴森,这要出现在人世间,绝对能称得上建筑史上的奇迹。

因为有牛头马面带领,守卫的阴差也不敢盘问,而是无比恭敬的对待陈玄。

阎王印。

陈玄走进大殿,抬头就看到了一巨大的条案上的印玺。

“上仙,您看,那就是阎王印,而阎王印边上的两样便是,勾魂笔和生死簿。”

可以看出,这三样法宝已经很久没人使用过了,地书,也就是生死簿,是处于合并状态。

生死簿,也叫地书,传闻乃是天地人三书之一。

天书,封神榜。

地书,山海经。

人书,生死簿。

传说人书乃是掌控众生生死的名册,记录者陆地上所有生命气息的名单。

陈玄看向地府的三件重宝,也是踱步走过去。

“上仙,阎王台我们从未踏足,也不敢,不知道其上有没有危险,您要万分小心呐。”

“上仙小心。”

牛头马面见陈玄走向阎王台也是小心提醒。

好的是,直至陈玄走上阎王台,站在阎王印和勾魂笔以及生死簿面前都没有异常发生。

陈玄此刻的内心在震颤,因为面前的三样东西可是传说中的宝物。

想不到自己不仅有机会近距离一见,还能以此推演整个事件的最终走向结果。

陈玄缓缓吐了一口浊气,旋即抬起手拿向阎王印。

生死簿是天地奇书,上面记载的生命资料,都是天地自然生成,他无法更改也不会费心的去修改。

而阎王印就不一样了。

陈玄想要验证心中所想,只需拿起尝试灵气侵入便知。

阎王印很大一块,跟普通的脑袋差不多大。

不过就在陈玄的灵气包裹它的时候,那巨大的阎王印居然开始缩小,变成了巴掌大一块印玺。

“我靠,不会吧?”

灵气轻易侵入阎王印并且完成炼化,这让陈玄都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。

本来有身负功德金光的上仙炼化阎王印重整地府,是一件对于牛头马面极其开心的事,但却没想到陈玄竟然面露震惊之色,更是爆出粗口。

这下牛头马面也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口,小心翼翼看着陈玄静等后续发展。

“代表的阎王身份的印玺内,竟然没有主人的法力残留,甚至我这个外人炼化他直接就一气合成了?”

陈玄皱眉回忆《阵法炼器总纲》内的记载。

“这种情况,要么这印玺从出现就没被炼化过。”

“要么……”

“要么,就是宝物原主人已经身死,而主人死后他炼化过的法宝则自动成为了无主之物,即便宝物内部有些许法力残留,百年的时间也该消失殆尽了。”

“而我才能如此轻松的便炼化掌握了它?”

话落陈玄转头看向勾魂笔,按照炼器总纲内容记载,能改动人书生死簿的笔,天上地下只此一根。

不过最终陈玄也是没有实际行动,毕竟印玺只是代表身份,不算品阶法宝。

他不知道以自己这点实力能否撼动勾魂笔,万一遭到反抗,后果还不是他这具阴神能承受的。

思量再三陈玄还是放弃这个想法,毕竟太冒险了。

想通这些之后,陈玄解除了和阎王印的联系,看向台下的牛头马面道,“带我去酆都大殿。”

这次陈玄是有点急了,不再走路而是飞出了阎王殿。

牛头马面看到陈玄脸色凝重也是紧忙跟了上去。

酆都城,酆都大殿。

这里的巍峨浩瀚程度,比阎王殿高出不止十倍,百倍,能坐镇酆都城的想来不是大帝级别也差不多了。

只是这里对于陈玄来说,是平行世界,这个世界的酆都城到底是谁的地方,他也不清楚。

酆都城,大帝殿前,只有寥寥四名守卫,从此便不难看出,如今地府的人手短缺到了什么地步。

“上仙,这大帝殿,我们从未进去过,里面有什么危险,更加不知道。”

“是啊上仙,这里太危险了,我等只是靠近便感觉无法喘气,好像面对这座大殿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感觉。”

陈玄闭目感受之下,却没有这种冥冥中的危险信号。

他知道,之所以自己会出现这种情况,估计跟不是这个时空的灵魂有关。

“那你们就在这里等候,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还有上仙,那存放地府物资的宝物,也在里面,曾经阎王酆都大帝印内自带一片空间,我们每次都是按照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将物资送进去的。”

“对对对,如果无法撼动,上仙莫要强行炼化,传闻那大帝印玺乃是一方先天至宝,万万要小心啊?”

陈玄闻言也是转头看向二人一笑,这关心程度,赶得上老爹是真怕自己遭遇不测,横死在内啊?

“就怕它不是先天至宝,如果是后天炼制成的宝物,我就不必进去尝试了。”

话落,陈玄一步迈出,直接走进了这个不知生死的大殿之内。

旋即,百丈石门嘎嘎嘎的缓缓关闭。

守在门口的一众人再也看不到陈玄的背影。

“一定要活着出来啊。”

“如果上仙陨落在此,恐怕冥界地府就没救了。”

虽然阴神陈玄暂时留在了地府冥界。

但人世间的陈玄本玄则没有等待,反而继续着直播算命。

因为阴神那边的所见所闻,陈玄本尊尽皆知晓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