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勇流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慎勇流小说网 > 喰道人 > 第43章 雾气之谜

第43章 雾气之谜

陈家族长的声音,在陈家堡的上空回荡,底下的陈喰才真正松了口气。

从钟声急响,到陈烈将自己“投放”至日升坪,与漫山遍野的山蜘蛛战斗,陈家的高层们自始至终都未曾出现。当是他有两种猜测,都预示着此次事件并不简单。

眼下,族长和长老终于出现了,不论之前有怎样的困难,至少说明危机已经得到控制,想必那些山蜘蛛不会再涌出来了。

可问题来了,陈家堡怎么突然遭到异兽袭击,而且声势还如此浩大,简直想要消灭陈家。

陈喰不禁走到崖边,低头催动金环眼。

方才那些山蜘蛛,就是从这里爬上来的。如今再看,峰柱上空空荡荡,似乎一切如常,从未有过异状。只不过,幽深的崖底白雾飘飘,比之前在观月脊那儿见到的,浓郁了不知多少倍。

就算有金环眼,都看不透雾中的景象。

“水云谷的雾气飘过来了?那个明家的长老,或许说得没错,整个荆岭以南,都要被雾灾笼罩......”

他独自观瞧的时候,众人才一一凑了过来。陈少禹见他眉头紧锁,安慰道:“陈师兄不必忧虑,有族长和长老们在,异兽只能猖獗一时,再说老祖尚未出手,情况还不算严重。”

此话一出,众人的目光纷纷射向陈喰,他顿时觉得该说些什么,心思电转之间,邢无忌倒先开了口:

“少禹兄,陈家堡已经沦为废墟。咱俩一路行来,被蛛网捆缚者不计其数,那些异兽还把他们拖到峰下,今日之事堡中无数的普通人沦为异兽口粮,这......还不算严重吗?”

陈少禹闻言一时语噎,却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,正色道:“凡人固然可惜,但只要堡中食灵者并未有损,我陈家堡就能延续下去。凡人再多又有何用?他们能对付异兽么?”

“若无凡人,如何维持陈家堡?这些烛光草,还有给你们的资粮,可都是他们辛辛苦苦劳动得来。少禹兄,没有他们,你这位陈氏子弟,又哪来今日的资粮?”

邢无忌越说越激动,将脚边早已残破断裂的烛光草,踢给了陈少禹。

陈喰听到两人的争执,一时也没法辩个清楚。

其实,陈少禹说的有理,这个世道异兽横行,能够与之匹敌的唯有食灵者,普通人在异兽面前,连自保都做不到,何谈保卫家族?估计不消片刻,就会被吞吃殆尽、亡族灭种。

可邢无忌所言亦有道理,缺少凡人的支持,家族中的食灵者只能到外面寻找资粮,这与散修有什么区别?久而久之,也就失了凝聚,家族不攻自破。

一个陈氏子弟,一个外姓人,身份和经历完全不同,而且邢无忌意有所指,让陈喰顿觉难搞。他也姓陈,也是一名食灵者,不管说什么都有偏帮之嫌,还是闭嘴为妙。

邓观秀和身后的手下,则冷眼旁观,似乎在等待他俩争出个结果。

“我虽姓陈,却是一名凡人,”陈知砚忽然站了出来,面对争执中的两人平静而谈,“在陈家堡里,主家的确与外姓有别,但主家对待陈氏子弟同样严苛。”

“没有锻出炁海的陈氏子弟,一样要去各地劳作,所得之物全都分配给族中的食灵者。因我是长老之女,才得了些荫庇,可其余的都和他人一样,并无特殊。”

“没错,”李清月闻言,立刻站了出来,“我男人也姓陈,也是个凡人,他天天待在青莽山培植烛光草,家中也没得到特殊照顾。”

陈知砚等李清月把话说完,继续接了下去:“陈氏子弟相比外姓,数量并不多,才让大家觉得外姓凡人养着陈氏。可若是陈氏想要苛待外姓,大可封闭昀灵峰,如此外姓也就没了出头之日。”

“今天之事,全因堡里被异兽突袭,才使凡人遭了难,若不是你们及时来救,我和小妹还有李婶都会被异兽吞吃。当下尚有许多族人被困,你我应该先解救他们,再寻消灭异兽之法彻底护住陈家堡,才对得起那些被掳走的族人。”

陈知砚的声音轻轻柔柔,神态平静似水,却叫陈少禹和邢无忌说不出话来。

邓观秀也收回目光,看向远处的破损圆屋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陈喰仔细打量着陈知砚,突然发觉对方处之泰然,并无丝毫慌张与腼腆,不禁感叹大户人家的子弟,就是不一样。

见得多、懂得多,三言两语就能把关系与重点厘清。

“邓......队长,之前异兽来袭,怎么不见巡逻队?”见众人都沉默不语,陈喰换了个一直想要知道的话题。

“不敢,我哥邓海川才是队长,”邓观秀谦虚一声,然后道出实情,“异兽袭击了堡外的各处产业,尤其是廷山长老掌管的,专门用来培植宝药的灵田,才将我们全都派了过去。”

“也是山蜘蛛?”

“不错,也是从地底涌出,咱们到的时候廷山长老正在封堵一处洞穴,可灵田遍布各地,咱们只能分散抵御逐一封堵。如今,尚有一半的队员留在灵田守备,我哥也在那里。”

“哦对了,天豪长老和之莲长老也在,一起进洞查探去了。”

众人闻言,皆面面相觑、惊讶出声。他们都没想到此番异兽来袭,居然不止进攻陈家堡,还袭击了各处灵田,范围之广、规模之大实属罕见。

陈喰听罢,不禁眉头紧锁。

他没想到雾灾竟如此凶险,本以为苟在陈家堡里多少能安全一些,现在看来陈家堡反倒有倾覆之危,这样下去......

“好了,既然长老们都回来了,你们又有三名食灵者,应当可以自保,”邓观秀扫了扫身前众人,准备带领手下离开,“我等奉命救援,还要去别处搜查,先告辞了。”

也不等众人回复,邓观秀直接转身而走,驾着飞骑去往别处。

“这次的雾灾,也太奇怪了......”

陈少禹远眺巡逻队飞离的方向,口中喃喃自语。

“为何这么说,雾灾之中异兽横行,岂非常事?”陈喰正想多知晓些情报,鼓励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陈师兄有所不知,我爷爷曾亲历过一次雾灾。”

“听他老人家说,那时鲜有异兽能攀到峰上,大多都在半山腰就被击杀,所以四座峰柱都安全的很,除了留下一部分食灵者在堡中巡视,其余的和巡逻队一起,守卫从各处回归的族人......”

“那时虽有损失,却不像今日这般严重。”

嶵嵬岭上也发生过雾灾?陈喰听到陈少禹的言语,心里不禁对族史中的内容产生疑惑。

既然发生过,为何不记录?这陈家族史也太敷衍了吧。

“以往那些迷雾,对我陈家来说,不能算作雾灾,”陈知砚忽然插话,“陈家堡在高处,雾气升不上来,异兽也就失了隐蔽之所,不敢踏足此地,只能另寻他处。”

“别家严阵以待的灾害,对我陈家来说,更像是一道风景。”

难道这就是,陈家先辈从水云谷迁居到嶵嵬岭的原因?陈喰闻言,心中顿时有些恍然,随之又想到一个问题。

那现在的情况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这次的山蜘蛛根本无需迷雾遮掩,堂而皇之杀上峰来,打了陈家一个措手不及。也难怪,以前都太稳了,用过去的方法应对,顷刻间翻船。

可陈家高层,会不知道山蜘蛛这种异兽吗?若是过往的举措并无失当,那这次山蜘蛛为何......

陈喰思忖至此,微微摇头。眼下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陈漱到现在都没醒,陈知砚和母亲也都受了伤,得先把她们安顿好。

他环望四周废墟,提议道:“此处的屋子都塌了,咱们去总号那里瞧瞧,或许能有个休息的地方。”

众人自无不可,如今各处的动静已经渐渐平息,显然异兽群快被消灭干净,是该找个地方好好歇歇。

陈少禹帮忙背起昏迷不醒的陈漱,邢无忌在前面开路以防不测,陈喰则守在母亲与陈知砚的身边。一路上众人除了尸体,没发现一只山蜘蛛,倒是破开了遇到的网茧,将被困的族人救了出来。

被救之人,要么追问众人是否见过自己的亲朋;要么哭天抢地,吊着一点希望四下翻找砖砾;要么沉默不语,一脸呆滞坐在原地。异兽虽然退去,但伤害岂是那么容易消退的。

一行人不忍再看,也没法帮些什么,只能快步越过,可尚未看到陈家商号的那栋圆屋,空中又落下三头飞骑,为首之人还没下鞍,便喊道:“知砚——”

“大哥——”陈知砚闻言,立刻朝来人招手。

来者自然是陈烈,他赶忙下了飞骑,冲到陈知砚身前,见她只是双手出血,当即松了口气。跟他一起来的狄怀兴和赵北城,则照看起陈漱,将她扶上飞骑。

“小漱为了救我,才......”陈知砚惭愧低头,忽又抬眉看向陈喰,“若不是陈师兄及时赶到,只怕我们已经......”

陈烈闻言,不禁凝视陈喰。其父陈震天的话,让他觉得自己的主意太过鲁莽,非但不能达到目的,反而会害了自家大妹和老祖亲传。

眼下两人平安,已经是万幸,可谁能想到,居然是陈喰救了自家两个妹妹。不过,当他看到陈少禹和邢无忌的时候,心中顿时了然。

三名食灵者出马,的确可以在自保的情况下救人,这两人也是因为老祖亲传的身份,才以陈喰马首是瞻,倒是让自家大妹误会成是陈喰救的她们。

陈烈思忖间,陈少禹在一旁附和道:“是啊,我们也是被陈师兄所救。”

“陈师兄一人,就干掉了一群异兽。听漱小姐说,陈师兄好像还登上了一阶。”

一人干掉一群?还登上了一阶?!

话音刚落,狄怀兴、赵北城以及陈烈,纷纷向陈喰投去惊愕的目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